<listing id="zvz3l"><nobr id="zvz3l"><meter id="zvz3l"></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zvz3l"><address id="zvz3l"><th id="zvz3l"></th></address>

            <form id="zvz3l"></form>
            <address id="zvz3l"></address>
            立即打開
            華大基因尹燁:誰才是地球之王

            華大基因尹燁:誰才是地球之王

            尹哥聊基金 2021年10月25日
            應該“相看兩不厭”地與之和諧共生

            疫情之后,在世界政經的持續再平衡與重塑的進程中,供應鏈及價值體系的新規劃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等,成為各個經濟體和全球頭部企業的關鍵議題。10月19日,代表世界500強企業的重要領袖們、學者、政策制定者們匯聚一堂,圍繞“重塑中的新世界”這一主題,繪制新世界的共同使命藍圖。

            華大集團CEO尹燁受邀參加“財富世界500強峰會”,《財富》(中文版)執行主編章勱聞就“mRNA 技術與人類的基因”主題訪談了尹燁。以下是訪談實錄:

            10月19日,尹燁參加《財富》世界500強峰會。圖片來源:財富中文網

            章勱聞:回看人類歷史,每一次公共健康危機過后,就會引發醫療衛生科技的突飛猛進。1918年的大流感推動人類疫苗技術的誕生。今天我們最關注的話題是mRNA,因為疫情還在繼續,而mRNA疫苗是最有可能讓我們戰勝疫情的科學技術。首先,請尹總為我們解答下什么是mRNA,它來自哪里?

            尹燁:借《楞伽經》兩句:譬如巨海浪,斯由猛風起。萬物皆內斂,生命因之生。

            如果今天我們的物理定律是對的,同時假定我們是海洋起源,那么在原始湯內,因為復雜巨系統的涌現(今年諾獎物理獎)就必然產生一個可以自我維系的耗散系統(1977年的諾獎化學獎,普利高津),即以大分子的有序性克制小分子和原子的無序性,這個初始的大分子最可能的就是mRNA。它拼命的想復制自己,這就是病毒的由來?!叭酥?,性本私”,基因的自私性也從此而來。而文明世界人類存在最重要的意義之一,正是要用無私的人性來對抗基因的自私性。

            章勱聞:如何理解新冠病毒和mRNA疫苗?

            尹燁:病毒有一個有趣的比喻“病毒是一個包裹在蛋白質外衣里的壞消息”,很明顯,新冠病毒這個消息壞透了。新冠病毒至少在2萬年前就和人類交過手。新冠病毒和大部分病毒比并不特殊,只是大多數人類第一次了解。新冠病毒是RNA病毒,單股正鏈,有30000個堿基,可以看成是一個復雜的mRNA。

            所以mRNA疫苗,可以看成是一個簡化版的新冠假病毒,或比喻為“包裹在脂質層外衣里的好消息”,使用橡皮子彈對人體進行軍事演習。雖然橡皮子彈不至于殺人,但打中了還是很痛,有極少數有基礎疾病的、心理素質不好的,還是可能致命。但從群體的角度看,無論是哪一種疫苗一定是遠遠利大于弊。mRNA疫苗也因為它特有的優勢,在發達國家疫情控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章勱聞:mRNA技術離諾獎還有多遠?

            尹燁:首先要承認,如果沒有新冠疫情,mRNA疫苗估計10年也上不了市。先進的技術總是伴隨著巨大的爭議,尤其是安全性的考慮。但因為有了新冠疫情,讓mRNA為代表的基因組學技術全面爆發了,不僅僅是疫苗,還包括已經研發了十余年的RNA干擾,RNA靜默,小核酸藥物都重新走到的世人面前。雖然今年諾獎沒有給mRNA技術,但想必也不遠了,在疫情結束的時候頒獎給該技術更有意義。

            如果說人類對藥物的認知,是從草藥,化學藥,多肽藥,抗體藥,細胞藥物,一直到了今天走到了mRNA藥物,這個過程越來越逼近于生命功能的本質,即所謂“起功用”的實質。根據生命的中心法則,基因是發出指令的代碼,蛋白質是執行功能的實操。那么mRNA就恰好是代碼到實操之間的使者,即使基因錯了,基因亂了,也可以通過這個使者進行校正。

            我舉一個核桃的例子便于大家理解,我們吃核桃實際上是為了吃核桃仁,獲得其中的營養物質,尤其是其中的不飽和脂肪酸,那么草藥階段,可能是我們連枝子果實一起燉了;化學藥階段,接近于青皮核桃,我要加很多輔料一起給藥;細胞藥物是把核桃整體拿來用;抗體藥多肽藥已經是紙皮核桃了,很方便取用其中的果實;那么到了核酸藥物,比如mRNA藥物已經是直接來吃核桃仁了。只不過為了核桃仁不要變質,我會加一個簡單的包裝確保其質量,這就是給mRNA加一層包埋層,比如脂質納米顆粒。

            所以對生命科學來講,mRNA、基因層面的操控,相當于物理范疇內的原子制造;但就目前大眾認知,還處于核能利用的早期。

            章勱聞:疫情何時過去?

            尹燁:這次疫情終將過去,我相信明年應該能看到相當比例的國家從疫情中走出來。

            章勱聞:我們再回看病毒的起源。許多科學家認為幾十億年前的古生菌是最古老的生命體,比細菌還古老。但是,一位教授卻在黃石公園研究古生菌的時候,發現這些最古老生命體上密密麻麻布滿了病毒。它們組成了我們認知中最早的生命體,現在我們知道病毒每天會殺死海洋中20%的生命物質,釋放其內容物供其他生物使用。正如劉慈欣的一部短片小說《朝聞道》里提出的一個終極的問題“宇宙的目的是什么?”今天能否我們改一下這個問題——“病毒和細菌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請尹總我們開開腦洞,誰才是地球之王?

            尹燁:病毒污名化從何而來?“Virus”,這個從古拉丁語的詞根來看,既是蛇的毒液又是人的精液,既毀滅生命也創造生命。它跨越了無機和有機,介于了生命和非生命之間,它們就像萬千生命森林中的蜜蜂,傳遞著信息,嫁接著基因,利用著太陽的能量和地球的資源,創造出生物圈。

            一個新冠病毒和一個人類卵子體積差多大么?10億倍;

            知道人類的基因組里有多少病毒序列么?僅逆轉錄病毒序列就不低于8%~11%;

            知道人的腸道里有多少病毒么?僅噬菌體就有11萬種以上;

            知道人類胎盤是如何產生的么?由病毒形成,進而讓母嬰間的免疫系統和諧。

            有了智能的人類自以為無所不能,卻忘記了為何而出發。而地球的病毒恰如大海中的航標和燈塔,提醒著我們莫忘生命之本。

            所以我們和病毒之間的關系絕不是“宜將剩勇追窮寇”的除惡務盡,而是應該“相看兩不厭”的和諧共生,即所謂“我見病毒多嫵媚,料病毒見我亦如是”。

            新冠疫情已經進入下半場并終將過去,但下一次疫情仍會到來,微生物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仍然是生命之王。別忘記,我們或許打贏過幾場和病毒的戰役,但我們從來沒有戰勝過任何一種細菌。

            人類必須以更加謙卑的態度對待自然。地球可以沒有人類,人類卻不能沒有地球。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亚洲成av人不卡无码影片
            <listing id="zvz3l"><nobr id="zvz3l"><meter id="zvz3l"></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zvz3l"><address id="zvz3l"><th id="zvz3l"></th></address>

                      <form id="zvz3l"></form>
                      <address id="zvz3l"></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