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zvz3l"><nobr id="zvz3l"><meter id="zvz3l"></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zvz3l"><address id="zvz3l"><th id="zvz3l"></th></address>

            <form id="zvz3l"></form>
            <address id="zvz3l"></address>
            立即打開
            新冠藥物和疫苗,是戰友,不是對手

            新冠藥物和疫苗,是戰友,不是對手

            岳巍 2021年10月16日
            Molnupiravir一公布,早先出盡了風頭的疫苗企業股價就遭重挫。

            進入10月,與新冠病毒疫情有關的消息中,最重要的也是最振奮人心的,是美國默克帶來的。這個在美國和加拿大之外的所有區域都被稱為默沙東的全球制藥巨頭,一直以其領先的疫苗和抗病毒藥物捍衛人類健康,并獲得豐厚收益,以及與這些成就相匹配的聲譽。

            作為世界上實力最雄厚的疫苗企業之一,默沙東原本也計劃在新冠病毒疫苗研發中大顯身手,但是科學就是科學,雄心無法決定現實。默沙東的新冠疫苗研發工作不僅在時間進度上落后于主要競爭對手,在防護效果上也未能達到預期。于是默沙東宣布放棄疫苗,轉而專注于治療藥物的研發。

            10月第一天,默沙東與合作伙伴瑞奇貝克醫療公司發布聯合聲明,宣布他們的新冠肺炎治療藥物Molnupiravir的臨床試驗結果。根據默沙東公布的數據,連續5日服用Molnupiravir的感染者,住院和死亡風險降低了一半。

            Molnupiravir以神話故事中的“雷神之錘Mjollnir”命名,科學家期待它是對付新冠病毒的武器,能夠給新冠病毒一記重擊。

            默沙東提供的試驗數據顯示,在服用Molnupiravir的患者中,7.3%的人在30天后住院或死亡,這一數據在安慰劑組中是14.1%。在30天后,用藥組沒有發生新的死亡病例,安慰劑組中有8名受試者死亡。

            這一結果導致默沙東提前終止了臨床試驗,無論從科學還是人道主義角度,這一決定都有足夠依據。

            默沙東在公告中表示沒有觀察到顯著的安全問題,但有科學家對Molnupiravir的安全性表達了尖銳質疑。Molnupiravir的結構與RNA的原料核苷酸類似,都是使病毒產生失效的RNA,以終止病毒的復制。這些科學家認為這一功能會對人本身產生不良影響。一個危險的后果是,反疫苗者很可能會基于這種理由也反對使用Molnupiravir進行治療。

            默沙東迅速申請了Molnupiravir在美國的緊急使用授權,美國FDA顧問小組也將在11月底對這一申請進行審議,默沙東公司已經準備好了在2021年年底生產出1000萬療程的藥物。美國政府購買了其中170萬個,每個療程的單價為700美元。

            與中和抗體療法,甚至和治療效果不如Molnupiravir的瑞德西韋等藥物相比,這個價格已經非?!暗土?,但仍然遠遠高于現在廣泛接種的新冠疫苗。

            默沙東將授權給5家印度仿制藥企業生產Molnupiravir的廉價版本,供應給超過100個中低收入國家。

            如果將疫苗視為第一道防線,那治療藥物的研發,就可以當做第二戰場。在這個戰場上,默沙東并不是單打獨斗,即便只考慮未來巨大的市場收益,也會有更多企業投身其中。輝瑞和羅氏研發的治療藥物很快也將公布臨床試驗結果。

            作為第一個有臨床數據支持的口服小分子抗病毒藥物,Molnupiravir比現在通用的中和抗體治療新冠肺炎的方法有明顯的優勢:不需要低溫儲運,可以口服,使用的方便性使它具有更好的可及性,對早期患者或者高風險人群來說,這顯得非常友好。進一步說,Molnupiravir為那些不能接種或者拒絕接種新冠疫苗的人,不僅提供了一個選擇,也構筑了一道生命防線。

            Molnupiravir一公布,早先出盡了風頭的疫苗生產企業的股價就遭到重挫。歡呼的人們似乎在故意忽視Molnupiravir只有50%的防住院和死亡率。50%只是世衛組織要求的疫苗有效率的下限,一些表現優異的疫苗,比如Moderna和輝瑞/BNT疫苗,有效率達到90%以上。

            當然,疫苗和藥物的評價標準不應使用同一標準,因為疫苗的設計目標是保護健康的人不被感染,而藥物的目標是保證被感染者得到有效治療。

            在疫情發展的不同階段,處于同一階段的不同個體,需要不同的預防和治療方案,藥物的問世,并不能消解疫苗的作用,而病毒變異引起疫苗防護率下降,發生突破性感染時,便可以由藥物上場,幫助感染者縮短恢復時間,避免成為重癥。

            疫苗與藥物,還有NPI(非藥物干預措施),是戰友,而非對手。(財富中文網)

            最新:
            • 熱讀文章
            • 熱門視頻
            活動
            掃碼打開財富Plus App
            亚洲成av人不卡无码影片
            <listing id="zvz3l"><nobr id="zvz3l"><meter id="zvz3l"></meter></nobr></listing>

                <noframes id="zvz3l"><address id="zvz3l"><th id="zvz3l"></th></address>

                      <form id="zvz3l"></form>
                      <address id="zvz3l"></address>